// you’re reading...

乐乐

钗头凤

咸猪手,黄尿酒,满眼衙内扫把头。

人心恶,脸皮厚,

一脸愁绪,几年猥琐,

贱,贱,贱。

言如旧,志凋零,兰亭划透白纸薄;

炭笔折,闲池阁,

青衫虽在,锦书难托,

屎,屎,屎。

Recent Posts

两本欧洲的书
六月 13, 2014
By 田园牧
雷司令
六月 5, 2014
By 田园牧
万科地产项目成本核算办法及控制要点
四月 12, 2014
By 田园牧
A red, Red rose
二月 14, 2014
By 田园牧
这一年
一月 26, 2014
By 田园牧
最近
六月 13, 2013
By 田园牧
The Dunes:神州半岛高尔夫球场
二月 20, 2013
By 田园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