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you’re reading...

乐乐

重拾旧笔

以前很搞笑,正经练过字的就是中考前几个月的时间。因为班主任有一次拿了几份作文问我:你说这里面几个人的作文,谁写的像你一样差?虽然我觉得这里面也只有金瓯的字写的比哥好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,哥的字对不起哥。于是,每天晚上9点钟夜自修放学后,仍然坚持写上一小时。我觉得那段时间是我最认真的日子,读书很认真,锻炼很认真,做人很认真,连MM坐旁边都不看。

但是中考之后哥把这些优良品德都给丢了,直到高考前。老妈去一位高人那里弄了两支毛笔回来,很神秘地对我说练练字吧。她不敢告诉我这是求神求来的,怕我说她。其实我知道,也明白这其中用心。高中成绩不好,老妈很着急。所以我就是再反对这样的唯心思想,也慢慢写,努力让她心里安稳。老天保佑,高人保佑,至少在成绩上,我没有在高考上太丢人。

大学时在2+1书店买过一本小学生用的字帖,大家肯定都见过的柳体字帖。我不明白为什么学校会给刚学字的人发这种字帖,把兴趣都给扼杀了。不是说柳体不好,是柳体实在难写。都说颜筋柳骨,这么有骨气的字体和现在的社会价值观格格不入啊。怪不得喜欢写字的人越来越少了——字是写好了,但是这辈子也完了,谁愿意为几两骨头放弃太祖头像?

去年的时候,和梁统一起去书城买了一支毛笔。哥有时手痒,且附庸风雅,明知不会写,也经常玩钢笔、毛笔这些读书人用的东西。其实哥是大老粗,根本不懂知识份子的精彩。但是哥明白,改变世界的是粗人,改变文明的却是读书人。所以,哥决定学习张大帅,学习杜流氓,假装自己尊重知识份子,向世界喊一声:谁说崖山之后再无中国?

哥虽然没写过字,但是好歹以前在大师的言传身教之下,耳濡目染浸淫书法世界长达三年之久,也算是见过猪跑的人了。于是,什么勤礼碑、徽州墨、毛边纸、湖州笔,一一备齐。磨好墨,摊好纸,摆开架势,挥笔疾书,一气呵成,龙飞凤舞,气贯长虹。只见四个大字跃然纸上,落款:BOSS。

高瞻远瞩

其实对我个人来说,这是一件羞耻的事情。愿意和大家说,是觉得每个人做事都不该有头无尾。从六岁时小叔叔叫我们写字开始,但是今年二十六岁,整整二十年,我依然没有太大长进。而梁统短短五年就远远超过我,可以说,我还不会写,他已经能写得超过90%的中国人。不过英国人有句谚语是:种树最好的时间是二十年前,和现在。

体育老师陈炜说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终生运动。我喜欢运动,但是除了兵乓球这些之外,我玩不好其它运动。所以,我把这句话改编成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终生爱好。

小学时老师经常说做事要有始有终,但是很少有人觉得这是一个大事情。其实,有始无终是每个人最大的缺点。

哥现在开始种树了。

Recent Posts

两本欧洲的书
六月 13, 2014
By 田园牧
雷司令
六月 5, 2014
By 田园牧
万科地产项目成本核算办法及控制要点
四月 12, 2014
By 田园牧
A red, Red rose
二月 14, 2014
By 田园牧
这一年
一月 26, 2014
By 田园牧
最近
六月 13, 2013
By 田园牧
The Dunes:神州半岛高尔夫球场
二月 20, 2013
By 田园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