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you’re reading...

风土人情

不懂他们的立场

月末了

6月25日在南都周刊上有篇文章,刘原写的《汨罗江畔想三闾》,其中有段话:“想起写《离骚》的屈原,我就变得骚了起来。遥想2000年前的那个月落乌啼之夜,郢都破城,远方烽火连天,而汨罗江上的画舫歌姬还在醉醺醺地唱:后庭!花!屈原秋菊一紧,怆然而逃。虽然国破山河在,但改朝换代之后,养老保险是没地方领了,屈大夫苦吟苍天啊大地啊,沿岸踉跄,一探水温,还可以接受,不冷,于是爬上石崖,以难度系数最高的109C跳了下去。千百条鱼奔走相告:爱国诗人给俺们送肉劳军啦。”

因为他写的极玄,而且用尽挖苦语句,所以刚开始时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不知道是想反讽社会现状,还是想表达自己的意见。于是就仔细看了两遍,最终确定他的价值观的是最后一段话:“偶看柴静博客,她述及采访一个在汶川地震中失去双腿的女孩,那女孩在废墟下埋了50多个小时,还梦见吃炸酱面,记者想摆拍她,她说滚。女孩想过自杀,但依旧嬉皮笑脸地活着,无腿的她,惟一苦痛是想起死去的奶奶,‘我再也不能跪在她的墓前’。”

不知道南都周刊为什么有这样的专栏文章,这只会让我想起高一时的课文《烛之武退秦师》。当时语文老师李素蕉说一个事让她很痛心,她上届一个学生在学这课时就说,烛之武这么厉害,去秦国肯定能做更大的官,更有前途。我们在这里当然不能就凭这句而揣摩同学的心思,但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现象?

正如刘原说的:“只是,倘若亡国或者亡爱,便要以死明志,那中国的每一座大桥都要变成金门大桥。”是的,人各有志,跳楼、跳江都是不值得鼓励的事情。但是现代社会对屈原这种志的不理解又说明什么问题?或许道德枷锁在中国已经失效,代表我个人意见:这是历史百分之百的倒退。

近30年来,中国社会开始接受西方价值观,承认个人生命的重要性。但是正如经济改革一样,在文化上,中国人也一样停留在表面上的东西。要按刘原的看法,梵高举枪自杀岂不是更傻?他要是活得久点,随便开个工作室,去大学讲讲课,写写专栏,老了再出本回忆录,梵大师就诞生了。

贝多芬也是一样的货,耳朵都聋了,把《英雄》献给拿破仑,怎么也能混到法兰西皇家御用音乐家的名头吧?

我个人崇尚西方精神,特别是德意志和美利坚民族。不为他们的强大,只因他们在困难时表现出来的精神。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面那个自杀的狱长,按美国法律,他死不了。自杀干吗?因为他经不起阴谋被拆穿之后,道德带来的折磨。

屈原也是,梵高也是。他们经不起自己理想的破灭,经不起对现实的彻底失望。这是他们的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压力,表现在他们的工作上、生活上、婚姻上。能和地震中的小女孩一样吗?

说到底,还是我不理解南都周刊的立场:这究竟是大师的玄关,还是社会的悲凉?

难道,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”?

Recent Posts

两本欧洲的书
六月 13, 2014
By 田园牧
雷司令
六月 5, 2014
By 田园牧
万科地产项目成本核算办法及控制要点
四月 12, 2014
By 田园牧
A red, Red rose
二月 14, 2014
By 田园牧
这一年
一月 26, 2014
By 田园牧
最近
六月 13, 2013
By 田园牧
The Dunes:神州半岛高尔夫球场
二月 20, 2013
By 田园牧